Thursday, April 28, 2016

 

違法的自信

溫哥華市議會去年六月通過立例,規管市內如雨後春般增加的藥用大麻店。未能取得牌照的大麻店,必須在本月29日(就是明天)前關閉。不過有多間不獲發牌的大麻店東主已事先張揚,不會理會附例,繼續違法經營。 

前兩天,查問其中一個高調表明會違法營業的東主,與市政對著幹的理據。
「我的店有15,000個顧客,關了門,他們怎辦?!」
 15,000個?你經營的不是「藥用大麻店」嗎?哪來這麼多合資格病人?於是我追問:「他們都有正式的醫生處方嗎?」
「他們都有醫療需要!」
也許是我問得不夠清楚,於是我再問一遍:「我是說,你的藥用大麻顧客都有正式的醫生處方嗎?」
「沒有!」
什麼...
大麻店東主解釋說:「醫生一般都不會輕易開出藥用大麻處方,但我沒有理由不讓有醫療需要的人用大麻,所以我有自己的審查方式。」
「但那合法嗎?」
東主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大堆,大意是現時的法例不太清楚喇!
整個對話過程中,最令我驚訝的不是發現了有人不守法的證據,而是他那份違法的自信。於是在談過了其他的問題後,話鋒一轉,又回到這題目上,問:「如果周六有警員到你的大麻店,發現你無牌經營,拉人封鋪之餘,還要你交出顧客名單,怎辦?」
「無任歡迎!」
 什麼... 我不是已經出了殺著嗎?
「無任歡迎!」東主繼續說:「不過我不認為警方會這樣做,他們過去5年都沒有執法,他們來過不只一次,也沒有給過我麻煩。」

警察不會執法,這大概就是那份違法的自信的堅實基礎。 
有了這份自信,聯邦法例都可以視若無睹,何況區區市府的牌照附例? 

這不是支持大麻合法化與否的問題,而是法治失靈的問題,也是納稅人荷包的問題。
目前溫市有大約140間無牌經營的大麻店,逐間派員發告票和跟進,已經是一大筆額外支出。現時已有4家無牌大麻店入稟法院,挑戰附例,法庭訴訟費又是一大筆。若果再有十家八家提出訴訟,兜著走的不只是市府,更是小市民的血汗錢!還有,現時還有230個新的大麻店牌照申請,眼見市府的無能,索性彷効那些無牌大麻店,自行開門大吉,市府和警方的開支大概也隨之而增加... 

這根本就是個爛攤子,一個法治的爛攤子,一個燒納稅人銀紙的爛攤子! 而歸根結底,攪出這個爛攤子的是溫哥華市府。若果當年跟周邊其他城市一樣,大麻店開一間取締一間,一違法就拉人封鋪,怎會攪到如斯地步?

這筆賬,小市民是該好好跟溫市議員算一算,不過當前急務,是防止爛攤子不斷擴大。而最好的方法,最能打擊那份違法的自信的方法,兩個字:執法。

也許要溫市警方一日之間封掉140間無牌大麻店有點太吃力,但關一兩間該有足夠警力。更重要的是給出一個明確的訊息: 我是跟你較真的!法治不空談的,違法是不應該的,警察是會執法的!從根源踹上一腳,動搖違法者的自信,也許事情會有轉機。

相關討論
叫停違法活動 確立政警威信
那一天,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

Labels: , ,
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

Links to this post:

Create a Link



<< Home

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. Isn't yours?